古稀老人携手走过一甲子 他们活出爱情的模样

  • 时间:

  毛玉章的老母亲和他们共同生活了40年,季书兰和老太太情同母女,2011年将老人106岁养老送终后,季书兰悲痛过度严重中风,这一躺就是数年。毛玉章每天喂饭、按摩,自制康复器械帮助老伴康复,硬是把她从卧床不能动照顾到现在能独立行走,这一坚持就是八年。今年是他们结婚60周年,毛玉章说一定要给老伴一个不一样的纪念日。

  在市区东方百合园,经常会看到一位古稀老人推着轮椅带老伴出门散步,有说有笑,幸福安详,他们就是毛玉章和季书兰夫妇,小区远近闻名的和谐家庭。

  “她手术做多了,我自制了很多康复器械帮助她康复,现在她能单独走路了。”毛玉章拿出自己做的滚筒、手拉滑轮、手平滑板、站立架等器具。

  “能捡回这条命,康复得这么好,都亏了我老伴。”虽然有一条膀子还是不能动,但季书兰已很满意目前的康复效果,“生活能基本自理,洗脸洗脚穿衣全用左手,有时还能扫地、洗晒衣服!”

  在季书兰中风康复的过程中,还遇到过两次大手术,一次是摔倒在地,造成腿股骨断裂,钉钢钉做完手术后半个月出院,毛玉章每天骑三轮车送老伴去医院针灸、按摩。2017年,季书兰得了腰椎间盘突出,又做了一次手术,毛玉章也是全程陪同,并精心照料。

  季书兰笑眯眯的脸上,看不到病人的愁容,她还拿出过80岁生日时,毛玉章推着轮椅带她去日本旅游的照片,一脸的幸福。

  搬到东方百合园后,从地面到电梯有八个台阶,老人轮椅进出不方便,毛玉章夫妇跑遍全楼请业主签字,自费装了无障碍通道,他们被省老龄委评为“孝亲敬老之星”。

  公园、广场、工矿、其他场地的器械数量较少,分别为31个、25个、13个、21个,分别占总器械数量的2.69%、2.17%、1.13%、1.82%。4.1.2不同场地区域内器械数量分析从场地内的器械数量上看,总的器械数量为1153个,其中校园和居民小区/街道的数量分别为480个和399个,校园的器械数量占总器械数量的41.63%、居民小区/街道的器械数量占总器械数量的34.61%;乡镇/村的器械数量为91个,占总器械数量的7.90%;老人80岁被诊断为结肠瘤,季书兰每天陪在医院寸步不离护理;使用说明:休闲乐之用、使用方法,使用者坐在椅子上,桌面可以用来玩牌,下棋娱天。”这反映在全民健身路径规划上存在一定的问题。”季书兰告诉记者,毛玉章推着她去瘦西湖、宋夹城等地,讲解趣闻分享生活的乐事,让自己的心态保持得很好,“我能有今天,真亏了我老伴!而毛玉章却在神秘地策划他们即将到来的结婚六十周年纪念日,“年轻时没条件做婚宴,今年做一次,请亲朋好友欢聚一堂,让老伴开心开心!因此,科学的进行建设全民健身路径,合理的利用用地面积进行场地建设是提高建设质量的关键之一。其次是机关单位的器械数量为119个,占总器械数量的10.32%;老人90岁旧病复发,便血不止,几天不吃不喝,生命垂危,还是季书兰悉心照料,把老人从死亡线岁时,毛玉章夫妇带她去北京游玩,102岁又带她去上海。毛玉章今年88岁,季书兰84岁,毛玉章的母亲毛朱氏和他们共同生活了四十年,季书兰完全把婆婆当成了亲妈。”正因为和毛朱氏情同母女,季书兰在老人的葬礼上悲伤过度,晕倒在地不省人事,被诊断为脑溢血中风,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,才捡回一条命,但从此只能卧床。“我每天都要出门玩,家里呆不住。

  “季书兰跟着我辛苦了一辈子,对待我老妈妈就像亲生母亲,无论如何我都会对她好。”毛玉章这么说,也这么做。由于季书兰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请过几个护工,都干了两天就不干了,毛玉章一人承担服侍、陪同和协助康复锻炼,推拿按摩、洗衣喂饭、擦洗身体、并且每天推着轮椅乘公交车送老伴去针灸康复。经过两年的康复,到2013年,季书兰已可独自行走了。